夏日念想

夏是学生放假的季节,是人们躲在阴影里的季节,看星空的季节,是接受台风暴雨洗礼的季节。没有什么比蝉鸣蛙鸣更容易唤醒我对童年的记忆,没有什么比无忧无虑的假日更能描绘我的欢愉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享受这份酷热,能够忍受汗液浸透T恤,以及咽喉的干涩。不是痛苦,不是煎熬,是一种生活方式,如此而已。无力是不是?连呼吸都变得不像呼吸,空气不再有了触觉,它的温度十分贴近你的体温,使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侵犯了自己的肺部。

我觉得我变得挑剔和浮躁了。若我能纯粹地享受这份酷热,我大概不会这样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于我而言,简单的需求倒是容易满足,但我好像忘记了这是一种满足,我忙于追寻那些复杂抽象之物。这是我浮躁的起源。

小时候的愿望,不过是吃很多的零食,看很多的动漫,玩很多的电子游戏,别无所求。这些愿望我也许一个都没有实现。在我想吃零食的年代,事实上我也吃不了多少;在我想看动漫的年代,日漫开始被限制引进;在我想玩游戏的年代,没有太多接触它们的机会,以至于大多数游戏都是在梦里玩的。

若是这些小小的愿望能在我需求的年代里实现,我想我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它们耿耿于怀。所以我认识到,我生活中的需求若是能得以满足,还是要对此怀着崇高的敬意和感激之情的。只可惜总会有一些想时无,不想时有的会错意之物。

就像有段时间里,我需要另一个人的陪伴。等了许久未有音信,便断了联系,从今以后大概不再需要了。就像是小时候玩不到游戏的愤怒,使我从心底对奉承般的满足不屑一顾。当我真正能凭借自己意志做事,能够享受孤独的时候,我更会为那些小小的东西而感动。它们从来都不是必须要出现在我生命里的。

蝉又在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