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金时代

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。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

——王小波

这一天我二十一岁。我爸爸也曾告诉我这是我的「黄金时代」,用一种与王小波不同的方式。这是一种怪异的感觉。

说是怪异,是因为我明白这到底应该是由我说出口的。可是我说不出来,觉得它暧昧。

我以为我们的感觉都是滞后的,不知道每个时刻都意味着什么东西,直到有了新的错觉,代替了旧的错觉。是的,它未必就是现在。是的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

我一直觉得世界太吵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只能觉得这是一种幽默,别人说,我听,然后把它们分门别类藏在脑洞里。其中有很多是分不出个所以然的,我也搞不清楚,所以不做评价。不喜欢随意评判的还有一个原因,是由于别人的一些「judgement」会中伤我,不管是有意无意的,还是给了我一些警醒,这样并不太好。我是不够聪明,简单起见,凡事总得分个好坏,只怕这好坏之分会让聪明人见笑,还是不要轻易拿出来得好。

每个人都有一些执迷不悟的东西,别人是叫不醒的,何况他可能本来就醒着。硬是要唤醒,还得费尽心思走进他的梦境里,告诉他这是梦,否则还不信,不过自己可能就从他梦里出不来了。说白了,不要想着”能说服一个人改变他性格“之类的东西,甚至,更有可能连行为都改变不了。改变行为,得用外物去引导人性,我才知道的。

二十一年,如同二十年一样,足以让一位中年人步入迟暮。它没什么特别的,我又不是白活了这些年。正是想起了王小波在「黄金时代」小说里的这段经典,觉得有趣,写了篇应景的话。

前路漫漫,我想浪漫地走一走,不去做无谓的比较,至于黄金不黄金,说了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