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》

这本书是与弗洛姆齐名的西方当代新精神分析学派的卡伦 · 霍尼的代表作,书主要分析探讨了我们时代人内心的焦虑、矛盾和冲突,表现为称之“神经症”的一种精神障碍。读完之后,你会发现,神经症是一种多么普遍的症状,几乎每个人身上多少有它的影子。

我们说一个人是神经病人时所依据的标准,是看他的生活方式是否符合我们时代人所公认的行为模式。

也许一种当前被看作是神经症的特质,在另一种文化、环境下,或是在过去,是一种不被认为是异常的现象。

因此,作者认为

事实上不存在适合一切人的正常心理学,我们的情感和心态在极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生活环境,取决于不可分割地交织在一起的文化环境和个体环境。

全书开篇的描述就隐约暗示读者,所谓的“神经症”,乃是错综复杂、难以一言蔽之的事物。它是一种“可见”的现象,但在其背后的原因或本质却难以捉摸。我一直很佩服心理学家的原因,在于他们能用科学严谨的态度,去解释常人无暇关注的事物——人类的心理和精神状态,他们的理论看似虚无没有质感,甚至会被误认为是哲学,但其实是一种高度抽象、合乎逻辑的科学的推测,这不比自然科学的研究更容易。

焦虑

神经症乃是一种由恐惧,由对抗这些恐惧的防御措施,由为了缓和内在冲突而寻求妥协解决的种种努力所导致的心理紊乱。

恐惧乃是一个人对自己不得不面对的危险作出的恰如其分的反应,而焦虑则是对危险的不相称的反应,或甚至是对想象中的危险的反应

焦虑一词贯穿着所有类型的神经症。

神经症共同的基本因素,就是焦虑,以及为对抗焦虑而建立起来的防御机制。

神经症为了对抗焦虑,所采取的手段或付出的努力,往往会导致更为严重的心理紊乱。焦虑看似是结果,也可以是恶性循环的起因。神经症病人就是这样让人看不懂:他不可避免地要比一般人遭受更多的痛苦,他必须为他的防御措施付出一笔高昂的代价,使他获得成就和享受生活的能力受到损害。

人生就是这样的,你付出了代价,并且遭受了损失,看似是一件事,我觉得算是两回事。人的主观能动性强不一定是一件好事,在没有科学的指导下,也可能会使其误入歧途。明明目的或初衷是好的,最终却把事做得越来越糟。这充分体现了人的局限性,我们要接受自己平凡的本质。

这里要指明的是,并非所有的“紊乱”、“焦虑”都是神经症,它们是其必要不充分条件。

从实际的角度考虑,只有当这种心理紊乱偏离了特定文化中共同的模式,我们才应该将它叫做神经症。

我们可能会在特定的情形下,表现为与神经症类似的特质,如歇斯底里,但能调整和恢复过来,这只能称作情境神经症,情境神经症并未显示出病态的人格,而仅仅表明病人对特定的困难情境暂时缺乏适应能力。

企图说明神经症病人摆脱焦虑,即采用劝说的方法,乃是徒劳无益的。神经症病人的焦虑涉及的并不是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的处境,而是他内心所感受到的处境。因此,心理治疗的任务,只能是努力去发现某些处境对神经症病人所具的意义。

给予和获得爱的态度

我们时代的神经症病人的一种主导倾向,就是对他人之称赞或他人之情爱的过分依赖。

很多称赞对生活是没有实际意义,经症病人自己往往意识不到这种无穷的渴望。当得不到时,有时会以“我不在乎”的态度把这种渴望隐藏起来。

这种对于他人的依赖,乃是内心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。

更有甚者,他们自己对于爱的过分需要,往往同缺乏对他人的关怀体谅形成鲜明的对比

有时过分的关心也是一种神经症,其行为是强迫性的,而非自发的热情。

其他态度

其他生活态度,如自我肯定,神经症涉及种种抑制倾向(消极、沉沦、软弱、无作为)。还有缺乏计划能力,毫无主见、随波逐流,对自己在生活中究竟需要什么,他们并没有明确的概念。他们仅仅被一种病态的恐惧所推动。

攻击性态度

与上面抑制倾向相反的是攻击性态度,即一种反对、攻击、贬低、侵犯他人的行动,或无论什么形式的敌对行为。

这种类型的心理紊乱可以表现为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。一种方式是喜欢攻击、支配或挑剔别人,喜欢指挥、欺骗别人或寻找别人的过错。具有这种心态的人偶尔也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倾向,但在大多数情况下,他们不仅丝毫意识不到这一点,而且不往往主观地认为他们恰恰是在表示真诚,或者仅仅是在表达一种意见。尽管事实上他们往往十分蛮横和咄咄逼人,他们却认为自己的要求十分谦恭。但在另一些人身上,这种心理紊乱却以相反的方式表现出来。通过表面观察即可以发现,这些人具有这样一种心态,即容易感到自己受了欺骗,被人辖制,遭人责怪,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处于屈辱的地位。同样,这此人也往往意识不到这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一种心态,而郁郁不乐地认为整个世界都在欺压他们,亏待他们。

逃避焦虑

  1. 把一切合理化

  2. 否认焦虑

  3. 麻醉自己

  4. 回避一切可能导致焦虑的思想、情感和冲动

我们同样也可能自觉地否认焦虑,有意识地企图战胜焦虑。这类似于在正常水平上发生的情况,即通过全然不考虑恐惧来消除恐惧。最熟悉的例子,是一个士兵受到一种企图战胜恐惧的冲动的驱使,反而表现出英勇的举动

使焦虑处于麻醉状态的另一种方式,是拼命地沉浸在工作中,这一点可以从工作所具有的强迫性质,以及节假日所产生的烦躁不安中辨认出来。人们早就认识到,焦虑可以导致强迫性手淫,但却没有认识到,它同样可以导致一切形式的性关系。


首先,我们必须先意识到自己做某件事情的愿望,然后才能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没有做这件事的能力。举例来说,我们必须先意识到我们具有哪方面的野心,然后才能意识到我们在这方面有哪些抑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