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十五 外星人

我想再也没有如此奇怪的人

坐在几公里外不起眼的圆墩看书

感受异乡十字路口一角的寂静

灌木丛的虫不厌其烦地唱

过路车的轰鸣与施工的声音在空中回响

四面的风抚慰地不清方向

但我知道腰部那里最为舒适

此时以为头顶有个信道直通宇宙

太空的文明用星星的光编码

晦涩地告诉我


asdbfjasdfihen2934uh28rbubsdfafsdf